当前位置: 首页 > 老人风采 >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教师——一个神圣而敬畏的名词。俗话说:老师是用来传授人们不明白的道理,教授莘莘学子十年寒窗的学业,解答千千万万迷茫无助疑惑的人,但是生活中更多的老师都是比较年轻有为的,刚刚大学毕业的,然而今天我们要介绍的确实我们的一位居住在一个老年养老院的老年人教师。她叫张成霞,在澳洲的一个叫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大学的学校里面教汉语专业。她虽然年龄很大,但是志在四方,实现了自己人生的价值,为自己的老年生活谱写了一本辉煌而华丽的篇章。下面就是她的自述。

      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大学共有13000多名学生。亚洲语言系隶属于人文学院,设有汉语、日语、印尼语和亚洲研究四个专业。该系已有20多年的历史,但汉语却是最年轻的专业,开设于1995年。

  对澳洲学生来说,懂中文意味着有更多的就业机会。我所教的学生有澳洲本地人,也有来自日本、香港、马来西亚的留学生。他们的背景不同,中文水平参差不齐,给教学带来很大的难度。香港学生能写能看中文,但不会说普通话,纠正他们的发音,有时比教一点汉语都不懂的澳洲学生还困难。日本学生也存在一些问题,因为日语中有1000多个汉字,导致日本学生会写不会说,而且常常将日语的语法套用在汉语中,闹出不少笑话。马来西亚、印尼和澳洲当地华裔学生很多不会写、也不会说中文,但能听懂一些。纯粹的澳洲学生是一张白纸,听、说、写中文都不会,但他们一般都很用功。有个叫大卫的澳洲男孩,对中文特别感兴趣,学习十分刻苦。一年的时间,他从零开始,最终能够用中文进行日常会话,写小短文,这在非汉语语言环境中是很了不起的事。

  学生中也有年龄较大的,有一位退休的澳洲老太太,已经六十多岁了。学习汉语纯是出于对中国语言、文化的兴趣。她的基础和记忆力都比较差,跟班学习很吃力。每次上课,她都带上录音机,把上课的内容录下来,然后课后反复听。她几乎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在了学汉语上,我也被这种学习精神所感动,每周花两个小时的时间单独辅导她。

  我教的虽然是初级班,但能给学生一个好的开端也并非易事。初级班没有基础,要用英语解释汉语,尤其一些语言现象和文化背景,教和学都不容易。澳洲大学对老师的要求很高,管理也很严格。每学期开学前,都要将教学计划向学生交代清楚,包括目的、内容、要求、进度、考核办法、评分标准、作业评改及学分比例等等。学生选课前,老师还要给学生解答有关该门课的目的、要求和意义问题。

  为了让学生有更多的练习机会,我常到图书馆去找一些与他们水平相当的资料,编成练习题让学生做。汉字的书写对澳洲学生来说是个老大难问题,我就将整本书所涉及到的生词,按偏旁部首分类,让学生练习书写。

  教学生汉语,不但要教语言,还要教他们中国文化。简单的一个词“吃饭”,就包含了许多文化知识在里面。西方人用餐主要是用刀、叉、匙,中国人则用筷子;西方人以面包为主食,中国人以米饭为主,此外,在烹饪、吃法上中西方也有很多不同,对我讲得这些,学生们都听得津津有味。一次上口语课,课文内容是关于“看病”,我将中国看病的情况一一列举出来,然后让学生说说在澳洲是怎样看病的,工作方法有如此大的差异是他们始料不及的。

  澳洲学生在课堂上很活跃,勇于发问,上课也很随便,吃东西、喝饮料、说闲话都是被允许的,直呼老师的名字也不表示对老师的不尊重。可是在中文课上,我告诉学生,学这门语言,就要了解这种文化,尊重这个民族的习惯,中国的课堂气氛很严肃,学生也很尊敬师长,从不直呼老师的姓名。我虽然没有明确要求学生这样,但在中文课上,他们都没有吃东西、喝饮料,对老师也很尊敬,迟到或缺课都会很有礼貌地打声招呼,按中国的习惯称我老师或女士。

  在澳洲教汉语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学期,却极大地丰富了我的人生经历。使我学习和了解了不少西方的文化,交了很多朋友。特别是通过学习和对比,我熟悉了东西方教学方式上的差异。

上一篇:想成功永远不怕晚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